<strike id="ncitv"><bdo id="ncitv"></bdo></strike>
  1. <tbody id="ncitv"></tbody>
  2. <li id="ncitv"><object id="ncitv"></object></li>
    <button id="ncitv"><acronym id="ncitv"><input id="ncitv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<rp id="ncitv"></rp>
     農歷壬寅年(虎)四月廿五 今日更新:
    今日暫無更新
  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    網站留言簿
    發送電子郵件
    2022年5月17日
    星期二
        本站相關投票
        網站信息統計
     網站公告:24
     網站新聞:470
     友情鏈接:2
     已審核留言:149
     待審核留言:197
     
       首頁 > 文學園地 返回上頁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火塘記憶

    [新聞分類:文學園地] [上傳時間:2013-04-15 17:37:13] [作者:虹玲] [上傳者:yshmong] [瀏覽次數:4726]
     

       

           老家的火塘曾經溫暖了我的整個童年。

       在我的記憶中,苗家人小小的火塘就是傳播希望的火種,每當夜幕降臨,一家老小在勞累一天之后,都會齊坐在火塘邊享受著難能可貴的人間天倫。這個時候,老人開始講述苗家那些古老而神秘的傳說,而喜歡嘻戲打鬧的孩子也安靜下來,靜靜的聽著爺爺奶奶的講述。媳婦們則就著微弱的煤油燈繡花,要不就是捋麻皮,或是績麻,只要沒睡下,她們的巧手從不停息,因為除了干活養活老老小小,她們還得負責一家老小的穿衣問題,從栽麻到織成布縫成衣,需要非常繁雜的十多道工序,只有手不停息,才能在過年時為每個家人置得一套新衣衫。干了一天重體力活的男人們一般都是抽著水煙筒,呼嚕嚕的煙筒水聲伴著老人那因蒼老而略為沙啞的聲音,成了火塘邊每天上演的協奏曲;鹛恋幕鹧鏁r明時暗,在火灰下面,有時候埋著甜美的紅薯,有時則是曬干的包谷粒,紅紅的火炭印紅了大家的臉,就連木柴燒出的煙子都帶著香味兒。

       “啪”的一聲,一顆燒脹的包谷米粒兒炸開了白白的花瓣,像一只受驚的免子從火灰里跳出來,不知落在誰的腳下,孩子們驚叫著去搶那香得饞人的包谷花兒,還未等找到黑暗中的白花,火灰里的包谷粒兒緊接著就劈劈啪啪的炸開了,孩子們歡快的吵鬧聲暫時打斷了老人的講述。老人在這個時候就會接過兒子遞過來的水煙筒,悠閑的抽上幾口,笑容可掬的看著爭搶食物的孫兒們。他的手里往往抬著一支正燃燒著的樹枝點煙,每每這時,火光就會照亮老人那飽經滄桑的臉龐,在那深深的溝紋里布滿了對小輩的慈愛。等到包谷粒兒都撿完了,孩子們又扒開火灰,再從包谷棒子上抹下一把包谷子丟進去,用滾燙的火灰捂好,這才想起剛才沒有聽完的故事,纏著老人給他們講。老人呵呵笑著,把煙筒遞給兒子,接著給孩子們講故事。

       母親是老師,學校周邊全是苗寨,小時的我幾乎不會講漢語。我們一家住在學校的宿舍里,家里沒有火塘。打我記事開始,就不喜歡和母親呆在學校,每天放學就是我和母親斗智斗勇的時間,母親每天算著我會從哪一條路跑到外婆家去,而我在想著哪一條路才能逃過母親的堵截,順利的跑到外婆家。晚上最先坐在火塘邊聽故事的人往往是我,有時候我聽得入迷了,那饞人的食物香味也溝引不了我的食欲,反而很著急什么時候那一把包谷粒兒才能炸完。

       外婆多產,在母親十歲以后,接二連三的生下了一串孩子,最小的只比我大一歲,因此在外婆家里,我有的是伙伴。外公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逝了,他沒能像別人一樣接過兒子遞過來的水煙筒,然后慢慢悠悠的給我們講故事。但是他娶了兩個女人,一個是外婆,另一個婆婆在給他生下一個女孩子之后成為了瞎子,外公死后,瞎子婆婆負責在家帶孩子,外婆負責出門去干活,兩人女人硬是撐起了這個風雨飄搖的家。也許是因為瞎了,瞎子婆婆的記憶非常好,也很會講故事,我們小時候聽到的故事,都是她給講的。

       那些兒時的記憶里,在外婆家除了兩個辛勤勞作的女人,就是一群半大調皮的孩子吵吵鬧鬧。我們在火塘邊聽著古經,在那些富含寓意的故事里學會了做人的道理,每天晚上圍著的火塘的時光,成了我們的人生中最深的烙印。我極少記得自己是怎么爬上床的,因為我總是在火塘邊聽著聽著故事就睡著了。因此火塘帶給我的溫暖不僅僅限于肢體。兩個婆婆沒空講故事的時候,我最怕爬到漏風的樓板上睡覺,這不是因為苗家的樓板被煙子薰著黑黑的,還掛滿了煙塵,而是樓上都是風聲,失去了火塘的溫暖。這樣的夜晚往往是夜黑風高的,而我縮在薄薄的氈子下面,聽著屋外風吹樹葉的呼呼聲,腦海里全是張牙舞爪的鬼怪和會吃小孩子的老變婆。

       漸漸的長大了,兩個即將成年的舅舅經常很晚才回家,兩個小姨在苦難中出落得如花兒一樣,在火塘邊爭搶食物的人漸漸少了,只有我和三舅和小舅。夜晚來臨,我們依然坐在火塘邊取暖,兩個小姨繡花,兩個外婆講故事。而外婆家門外總是蹲守著年輕的男子,他們從外婆家裂開的墻縫里偷窺兩個如花似玉的小姨,又是唱情歌,又是吹笛子。甚至有人在屋外跳起了蘆笙,伊伊呀呀之聲,不絕于耳。兩個小姨的心思不在手上的活計,一不小心,針尖就刺破了手指,小姨只好尷尬的吮著自己被刺痛的手指,傻傻的笑了。

        有時候,小姨們也會找個機會走出去,看看門外的小伙子們,可是外婆看得很緊,總是拿一根棍子對我說:小滿,去打打狗?蓱z未成年的我哪里懂得是什么意思,只忙著吹著手里的包谷花兒,說狗早睡了。直到現在,我都不知道那些小伙子們是怎么讓外婆家那條大黃狗閉上嘴巴的。外婆最終沒有守住她的兩個女兒,她們相繼在兩個不同的夜里被癡迷她們的小伙子帶走,并永遠的成為了別人家的女人。

        兩個小姨出嫁時都只有十多歲,生得修長妙曼,穿著苗家的新嫁衣,唱著哭嫁歌,哭得梨花帶語:我的媽媽啊,從今兒到別人家,不再有娘來疼愛……,而外婆,只會掀起衣角擦淚水,縫人就說:好不容易淘大,剛剛長成,本想留在身邊幫上兩年,卻留不住,留不住啊……,外人邊嘆息邊安慰:女大不中留,不中留!外婆在嘆息中也相繼迎回了她的兩個兒媳,卻沒有一個比得過她們生養的女兒,原來都是女兒先起床做飯,現在最先起床的還是外婆。

        火塘邊的笑聲漸漸少的,取代的是兒子和媳婦們的爭吵聲。外婆家的樂趣漸漸少了,我也慢慢的少去外婆家,隨著外出讀書,成家,外婆家便徹底變成了記憶?墒,那燃燒著火焰的火塘還時常在我的腦海里出現,并隨著年齡的增長讓我越是魂牽夢縈。如今兩個外婆都已八十有余,兒孫們都離家在外討生活,只有她們還替他們守著那空空如也的老屋,可是只要火塘不滅,兒孫們走得再遠,都要在過年時回家,而外婆只要見到我們,都會把臉上的皺紋笑成菊花,用她們那滿是老繭的枯手一遍又一遍的從頭撫到腰: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!

        外婆養的過年豬被殺翻了,外婆養的雞也成了盤中餐,兒孫們帶回的糕點在外婆沒牙的嘴里甜著。

        夜晚,兒時的火塘再次燃起火焰,我們都圍坐在火塘邊,總結著一年里的酸甜苦辣,悲歡離合,火光印紅了我們不同的臉龐,屋外寒風呼嘯,屋內歡聲笑語,我的心在火塘邊一片明鏡。

     
      首頁】 【打印關閉】【置頂】     
     
     
      更多文學園地
    本類新聞共有51條 更多請點擊文學園地  
    ·苗文聲、韻、調(外) ·想念兒時的端午節
    ·踢腳架 ·苗族風(詩一首)
    ·敢引(詩一首) ·用愛心編織我的夢想
    ·愛是無邊界的 ·謝謝您
    ·論吃酒戰 ·話說雞樅
    ·有女兒的一起學習 ·火塘記憶
    ·苗鄉酒文化 ·新狂人日記
    ·母親的離去 ·彩 虹(外一首)
    ·大山深處的鄉村美食(四題) ·淺析培養人才是振興苗族經濟的首要條件
    ·北方紀行(三題) ·心的聲音
     
    | 文山政務網 | 硯山政務網 |
       協會事宜:   網站事宜:  
    云南省·文山州·硯山縣·盛庭花園主干道中段 聯系電話:3132269
    滇ICP備08101807號  郵編:663100  E-mail:xiong-file@126.com
    Copyright © 2008-201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硯山縣苗協 版權所有   硯山苗協QQ群:31929165
    人妻中文字系列无码专区
      <strike id="ncitv"><bdo id="ncitv"></bdo></strike>
    1. <tbody id="ncitv"></tbody>
    2. <li id="ncitv"><object id="ncitv"></object></li>
      <button id="ncitv"><acronym id="ncitv"><input id="ncitv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rp id="ncitv"></rp>